北京文化戏难唱:郑爽日薪208万元 《倩女幽魂》巨亏

接受混乱,可能是演艺事业开始的必修课。

4月26日,女艺人郑爽的前男友张恒再发猛料。在他微博所公布视频中,直指郑爽通过阴阳合同在《倩女幽魂》项目中获得收入1.6亿元,按77个工作日计算,日薪超208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数字远超业内5000万元限薪门槛,且存在种种偷漏税行为。

对于张恒所公布包括微信语音、文字记录及银行流水在内的种种证据,郑爽方面并未有直接回应。

事件另一端,《倩女幽魂》 出品方北京文化更陷入混乱循环中。据北京文化此前公告,《倩女幽魂》 营业成本达到1.95亿元,且由于其内部原因,该剧款项很可能不流入公司。当然,基于郑爽引发的种种事端,《倩女幽魂》 播出可能性本就不大。

2020年业绩快报显示,当年,北京文化营收4.31亿元,同比下滑49.66%;净亏损7.72亿元。

对于张恒所指阴阳合同等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询问北京文化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前,并未获得回应。

郑爽参演《画壁》,那时的她充满可能性。图片来源:片方海报

盛宴

故事的开始,在2016年 。

当时,北京文化以13.5亿元完成对世纪伙伴100%股权收购,后者为《倩女幽魂》主投资方。2019年,《倩女幽魂》开拍时,郑爽已处在“不稳定”争议中,手上虽握有赵宝刚导演大剧《青春斗》,但在影视圈口碑相当矛盾。一个例证是,在2020年,她主要在参加综艺。种种原因,世纪伙伴原董事长娄晓曦选择了郑爽作为《倩女幽魂》主演。

北京文化公告显示,2018年,天津嘉煊与世纪伙伴签订电视剧《倩女幽魂》联合投资协议和《补充协议》,约定双方共同投资联合摄制电视剧,双方投资比例为天津嘉煊40%、世纪伙伴60%。天津嘉煊作为该剧的承制方负责制作完成该剧,包括但不限于:改编剧本、组建剧组、聘请演职人员以及完成各项拍摄工作及后期制作等。

《补充协议》提到,世纪伙伴分五期将投资款支付至天津嘉煊指定账户,第一期款约定为:协议签署后支付人民币3000万元、收到该剧全部版权证明文件后支付7500万元;第二期款为摄制组正式建组时支付投资款的20%;第三期款为摄制组开机时 支付投资款的20%;第四期款为摄制组拍摄过半时支付投资款的20%; 第五期款为摄制组杀青时支付投资款的10%。

公告还显示,世纪伙伴2018年3月1日支付天津嘉煊1500万元,2018年3月16日支付7500万元,2018年12月6日支付1000万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累计支付天津嘉煊投资款1亿元。

按上述公告,世纪伙伴向天津嘉煊所支付款项尚不足以支付郑爽酬劳。问题在于,明星郑爽何以如此值钱?

答案在于互联网平台的烧钱大战。有知名导演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在互联网时代前,电视台兜底,但电视台买价依托于广告收入,这实际上形成一种总量控制。

但互联网巨头加入后,行业生态发生根本改变。对互联网平台来说,增速更为重要,且投资额对电视台来说,形成辗压级压力。

互联网平台入局前,全国电视台购剧规模在百亿左右。财报显示,自2015年起之后的四年中,爱奇艺已花费450亿元在内容成本上。据中信建投测算,同期,腾讯视频投入金额超700亿元。

正是这种疯狂投入造就了影视业此前的过度繁荣,而拥有流量优势的郑爽,更成为重视数据的平台眼中最大卖点。

溢价由此诞生。

落幕

但造就影视业繁荣的发动机互联网平台,正在逐步熄火。

爱奇艺创始人龚宇多次强调内容成本拐点,爱奇艺本身也在从增速的故事变为盈利,腾讯视频亦在近期上调会员价格。收益明显成为近期长视频关键词。

对影视行业来说,叠加的还有层层监管。税务风波戳破了最后的泡沫。据广电总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电视剧拍摄备案剧目905部,同比减少22.18%;获准发行剧目254部,同比减少21.36%。电视剧行业整体仍供大于求,库存积压严重,行业资金周转缓慢。

受大环境影响,北京文化内部也发生着变化。2020年4月29日,北京文化发布“关于转让世纪伙伴100%股权的公告”,拟将持有的世纪伙伴100%股权以4800万的低价转让给北京福义兴达。几乎同时,娄晓曦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其中提及,北京文化利用《倩女幽魂》等项目助力未完成业绩的子公司,通过电视剧进行利益输送。

“2019年5月23日天津嘉煊提交了《情况说明》,世纪伙伴支付天津嘉煊的《倩女幽魂》投资款8900万元、《模范生》投资款3000万元,天津嘉煊按照娄晓曦的要求转入其指定公司和工作室,经与天津嘉煊核对并检查相关项目资金使用,核实后金额为1.15亿元。为保护上市公司利益,公司收到《情况说明》后立即采取相应的法律措施。世纪伙伴预付款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公司根据会计谨慎性原则, 计提减值损失3000万元。” 北京文化公告称。

此外,《倩女幽魂》项目还直接挂钩北京文化业绩造假,最终引来问询函。

据北京文化公告,2018年度,世纪伙伴对在制电视剧《倩女幽魂》进行投资收益权的转让处理,对其持有的该剧60%的投资份额收益权转让给雅格特,作价3.8亿元。世纪伙伴确认转让收入3.58亿元(含税3.8亿元),并结转相应成本1.95亿元。雅格特于2019年3月支付5500万元、三家网络平台抵顶应收雅格特5752.80万元,余款2.67亿元逾期。

对于《倩女幽魂》项目会计差错,北京文化称,雅格特于2019年3月支付5500万元,后续雅格特未按约定履行付款义务。2019年公司内审及资产清查组持续关注《倩女幽 魂》转让协议进展情况。

通过访谈雅格特法人,北京文化确认相关权利义务没有移交给雅格特,仍由世纪伙伴实际实施,雅格特没有支付后续合同款的安排。依据合同约定的实际执行情况,《倩女幽魂》的权益并未实质转移给雅格特。 2020年4月2日,北京文化通过访谈娄晓曦并经其 本人证实,原《倩女幽魂》转让协议确认收入不实。 2020年4月26日,世纪伙伴与雅格特签署了《倩女幽魂》转让协议之解除协议,世纪伙伴收回雅格特对《倩女幽魂》60%的投资份额。

客观上,《倩女幽魂》单一项目对北京文化实际影响有限,但该剧背后的大环境演变彻底激化了北京文化内部矛盾。

这是家没有实控人的公司。财报显示,富德生命人寿为北京文化第一大股东,持股15.6%;青岛西海岸控股其次,持股10.87%;西藏金宝藏持股5.29%;华力控股持股5%。据富德系公告,张峻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此后,北京文化落入并无实控人局面。

3月12日晚,北京文化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承认第一大股东富德生命人寿和第二大股东青岛西海岸控股对公司董事会提交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的《关于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的提案》投反对票。矛盾正在加剧。

对于北京文化变局,包括北京文化利益相关方在内的多位业内人士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这是多方影响下的局面,欠缺失控人给公司带来不稳定基本面,跌落的行业激化矛盾。

层层爆料下,郑爽职业前途扑朔迷离,曾经力捧她的北京文化也处于此状况。郑爽事件很难说与北京文化漩涡有着根本性关系,但某些诱因,确实类似且致命。

潮水退去,每个主体都在重新确定自己的位置。

(原标题:北京文化戏难唱:郑爽日薪208万元 《倩女幽魂》巨亏)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